繁体版 简体版
158TXT > 科幻 > 公府贵媳 > 第107章 疑心

裴修提示:“那得看北蒙古有什么值得秦王大费周章的。”

晏长风灵光一闪,“马!”

盛明宇一拍桌子,“对!蒙古那边穷乡僻壤,民不开化,要粮没粮,要兵器没兵器,唯独马匹优良,可秦王这时候弄大批的马来做什么?”

晏长风说:“招兵买马,还能做什么?”

盛明宇神情凝重,他看向裴修,有些欲言又止。

裴修笑看了眼二姑娘,“她知道咱们要做什么,甚至很看好你。”

盛明宇十分意外地看着晏长风,“二妹妹,原来表哥我在你心里是这样可堪重任的形象吗?”

“当然了表哥!”晏长风抬高手比画道,“表哥你在我心里的形象有这么高!”

裴修掩嘴笑。

盛明宇感动,“还得是我二妹妹,那裴二在你心里有多高?”

晏长风看着裴二摇头,“反正没你高。”

乐得盛明宇嘎嘎笑。

裴修无奈摇头。

笑过了,盛明宇正色道:“我始终不明白,现在并非好的契机,大哥这么着急部署,成算在哪?”

“主动出击者,时机成算,都在自己手里。”裴修道,“只有被动者才没有好契机。”

“你说的也对。”盛明宇盘算着,“此次蒙古使节进京,父皇让我代表皇家参与接洽事宜,如果秦王在贡马里动手脚,那我应该怎么做?”

“你不要管。”裴修还是原先的态度,“现如今你不宜与秦王对立。”仟仟尛哾

盛明宇:“可不对立,就意味着要跟他同流合污。”

“他暂时还信不过你。”裴修说,“我估计没错的话,他会在迎接使团的队伍里再放一个信得过的人。”

“他如何插手?”盛明宇没明白,“迎接人员的名单,圣上不是已经定了吗?”

自来迎接外使团都归礼部负责,但唯独对北疆各国“特殊优待”。因为北疆是眼下大周朝最大的威胁,他们武力强劲,对富庶的中原虎视眈眈。圣上有心打压他们的气焰,而礼部那些个文弱文官没有任何震慑力,于是便另外组建了一个迎接团。

今年的迎接团就以兵部尚书冯章为首。冯章是历经两朝的老臣,虽是文官出身,但曾经指挥镇压过反叛逆党,还亲自押运过粮草去往北疆前线。人长得五大三粗,一脸的络腮胡子没有一点文臣的样子,反而像悍匪。

除他之外,迎接人员里还有宋国公。宋国公是北疆大营的主帅,对北疆各国天然有震慑力。除此之外,还要有一个皇家代表,今年就定了蜀王。

这次圣上之所以选了蜀王,正是拜他前段时间的剿匪功劳所赐,如果将匪徒看作逆党,他这也算有了军功。

裴修道:“这很简单,只需冯章与圣上说人手不够就行了,你与宋国公不过都是摆设,不干实事,再找个办事的人再正常不过。”

“你这话说的,我也干活好吧。”盛明宇最近累得孙子似的,听不得别人说他不干活,“我除了代表皇家,也负责车驾司啊,卤簿仪仗等事宜都归我管!”

裴修:“可你是亲王,冯章能随意指派你做事?”

盛明宇想想也对。

晏长风听他们聊朝政,忽然想到了一个原先从没细想过的问题。前世大姐死在三年后,为什么是三年后?

裴钰虽然混账,但不是没脑子,如果外祖母与太子势力威望还在,他断不会让大姐咽气。

有两种可能,要么是宋国公露出了狐狸尾巴,不再装中立,与外祖母彻底撕破了脸。要么,是太子已经功败垂成,没有了继

位的可能,那么,大姐就没有了任何存在的价值。

她脊背忽然升起一股凉意,不知为什么,她似乎更倾向于后者。

也就是说,很可能,秦王在三年后会继承皇位!

如果是秦王继位,太子一党绝对不会有好下场,甚至是外祖母也可能……

晏长风没敢继续往下想,她感到肩上骤然多了一份压力,比杀掉裴钰报仇还重的压力。

三日后的朝堂上,冯章禀奏圣上,说迎接团事务繁忙,需再加一个人手。

圣上斟酌半天,没想出个合适的人手,他便点名蜀王帮他想。

盛明宇在朝堂上向来不冒尖,这种时候必须谦虚,于是回:“圣上,儿臣对朝中人员不甚了解,一时也想不出谁合适,不如让太子与秦王帮您想一想。”

“朕让你想!”圣上是真气这小子不上道,回回问他点事都推辞。但他也得承认,这小子很有分寸,事事都以太子秦王为尊,正是聪明的表现。

“这……”盛明宇的脸为难成了包子,他憋了半天才道,“那儿臣就只好举荐熟悉的人了,就户部郎中裴修如何?”

裴修。圣上咂摸这名字。

他倒是有些耳闻,此人是大长公主的外甥女婿,曾经是小十一的狐朋狗友之一,不学无术,身体还不好,别的不说,光外表就不合适,文文弱弱的,对北蒙古那帮莽夫没有半分震慑力。

圣上正要否了,余太傅此时站出来说:“圣上,老臣觉得此人办事尚可,先前他帮我监考会试,颇为仔细周全,想必能胜任迎接事宜。”

太傅这样说,说明此人确有可取之处,圣上不得不重新考虑。他转而征询太子与秦王的意向。

太子道:“太傅推荐之人必有可取之处,儿臣没有意见。”

秦王道:“儿臣与太子殿下看法一致。”

这一幕似曾相识,圣上忽然想起来,之前余太傅推荐这个裴修做监考助手的时候,太子与秦王也出奇地意见统一。

这么多人都说好,这个裴家二公子,莫不是真有什么可取之处?

早朝过后,任命裴修进迎接团的诏令就送到了户部。

户部尚书王祉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不错,大为夸赞:“我早说霁清办事仔细,人又好学,必然前途无量,你瞧,机会这不就来了,你不知道,今日早朝,蜀王,余太傅,还有太子跟秦王先后都举荐了你!”

裴修料到秦王会举荐他,但没想到是蜀王先举荐了他。盛十一这家伙定是被逼得没了法子才如此。

不过,倒也不是下策。如果今日秦王当众举荐,太子难免要怀疑。而蜀王就不一样了,他推举自己好友天经地义,同时既卖了秦王人情,也让太子喜闻乐见,可谓一举三得。

“尚书大人谬赞,不过是我刚好与他们有些关系罢了。”

跟太子秦王有关系的人多了,可不见得都能被他俩抬举,还是说明这个年轻人不一般。

王祉道:“你莫要谦虚,大家眼睛都是雪亮的,总之你好好干,别给我脸上抹黑知道吗?”

“是,大人。”

但裴修心里还有一层担忧,今日蜀王与太子双双举荐,秦王心里必定要起一些疑心。

果不其然,这日下职后,裴修被秦王约去了醉红尘。甫一坐下,秦王便道:“霁清可知,今日蜀王与太子,还有余太傅都举荐了你?可见你平日颇会为人。”

今日冯章奏请是秦王授意的,秦王本意是想让裴修进迎接团,可他想是一回事,蜀王跟太子与他一样想法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裴修早有准备,不慌不忙

地回道:“听说了,蜀王殿下近来牢骚颇多,说迎接事宜太累,如果我能帮他干活就好了,今日逮到这个机会,可不是要拉我下水?至于余太傅,成亲那会儿我父亲为了我身份上好看些,特意卖面子请余太傅在朝中帮衬我一二,不然就凭我这本事,也不可能这样快升到五品,太子殿下与我素无交集,大概是碍着余太傅吧,可见跟为人没有关系。”

秦王品了品他的话,倒是没挑出什么毛病。其实太子那边会帮着裴霁清也不奇怪,毕竟他还是大长公主的外孙女婿,只是秦王就是想听听他怎么说。

“小十一这孩子是懒人有懒福,不争不抢的,反而得了圣上的喜欢,处处抬举他。”

裴修听出来这又是一句试探,不着痕迹地损道:“架不住他处处拆台,整日玩乐的人哪里受得住办公差,要不是我拦着,他差点儿称病撂挑子,我说你偷懒便偷懒,欺君就不好了,万一露馅儿,说不准会被罚干更苦的活。”

秦王跟着笑起来,他确实忌惮蜀王受宠,但冷眼旁观着,小十一也不像是个能成事的,再听裴霁清这样讲,心里那点存疑基本就没了。

喝了几口酒,秦王又道:“我本意也想举荐你来着,此次蒙古使节来朝贡,听说会送一位郡主过来,我有心争取她进我的府里,但又怕他们不乐意让郡主进我的府里做侧妃,所以想私下接触一下,有你在,一些事上方便一些。”

裴修倒是没料到秦王会用这个理由搪塞,诧异真真实实写在脸上,“这,恐怕有些困难,虽说秦王府侧妃与进宫为妃相差不大,但眼

这话说得秦王受用,他笑了笑,“少不得要许诺些好处,这些北疆人个个贪婪成性,不见兔子不撒鹰,只要好处到位,不怕他们不同意。”

裴修附和:“殿下说的是。”

国公府里,裴钰听闻裴修进了迎接团,气得摔了一壶茶。

他好容易才搭上了兵部尚书,前几日跟秦王引荐之时,还得了秦王的夸赞。本以为终于挽回了前段时日失去的信任,谁知道好处转头就落在了老二头上。

“我忙活半天,倒是让老二捡了漏,小容你说,秦王这是什么意思?寒碜我呢!”

秦惠容拧眉细想,也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结果,按说就算这事落不到世子头上,也不该去抬举二公子。这恐怕只能说明,秦王更信任裴二公子一些。

“确实有些不妥,但细想想也无可厚非,世子虽说这次立了功,可之前失去太多信任,并不是一时半刻能弥补的,二弟就不一样了,他正受重视,又没有犯错,自然更得秦王信任一些。”

“那还要我如何?”裴钰性子急,可没那耐心步步为营,“我哪里再去找十个八个的兵部尚书来给他?”

“世子莫急。”秦惠容亲自将地上的碎瓷片捡起来,“不见得非要咱们立功,让二弟犯错也是一样的,冯章如今跟咱们一体,给二弟寻点错误容易得很,再说,您不是还捏着二姨娘的把柄吗?”

也是,裴钰的脸上浮上不屑的笑意,不就一个病秧子老二么,能有多难对付?

“小容你说,我要把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,在父亲寿宴上捅出来会如何?”

秦惠容道:“时过境迁,二姨娘也不在了,父亲最多吃惊伤心,也不至于再发作谁,但二弟他绝无可能再继承国公府,那么他对秦王殿下的利用价值也就少了那么一层,任凭他再优秀,将来也越不过世子。”

裴钰喜得哈哈笑,“正是如此!”

晏长风在房间里愁得直抠头发,方才如兰同她偷偷讲,说看见姚文琪与裴安方才在花园子里说了好一会儿话,看起来相谈甚欢。

这就罢了,姚文琪还给了裴

安礼物。这两日裴安总找借口往二房里送小玩意儿,表面上是谢嫂子,实际是为了跟姚四姑娘套近乎。

偏偏姚文琪对他有那么点好感,这一来二去的,恐怕好感放大,成了有那么点意思了。

公府贵媳最近转码严重,让我们更有动力,更新更快,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。谢谢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